繁城/白夜‖微博@一只混乱邪恶的渊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Fate/狂王弓】おやすみ

    考前暗搓搓摸个鱼+强行蹭个七夕(

    不大知道这样打tag对不对……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务必指出(合掌

——————————————

    ATTENTION

    OOC有 私设有

    好久不摸鱼没有文笔

——————————————

    Emiya从敲门起就闻到了屋内浓重的血腥味。

    "门没关。"狂王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Emiya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看见他正在擦拭着自己的爱枪。大概是被辛苦到半夜的御主拉去对付什么厉害家伙,Emiya甚至看到了他身上魔力都无法完全抹去的几道浅浅的伤痕。

    "打扰了。我是来归还这个的。"库丘林转过头,Emiya的手上托着蔫头耷脑的库酱玩偶,玩偶的身上有几处破损了,棉絮从里面钻出来,显得格外凄惨。

    "……我找到它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狂王一直盯着库酱没有出声,Emiya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还是出声解释了一句。库丘林似乎是从与玩偶的某种沟通中被惊扰,他抬起头,眨眨眼:"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来。"尾巴拍了拍床铺,库丘林伸手从床头拿起来什么递了过来。莫名其妙坐下来的Emiya低头一看,哟,针线呐。

    给我干什么?

    "既然它自己跑到了你那里,那就拜托你把它修补一下吧。"狂王坦荡地直视Emiya的双眼。"你这和那些张口缘分闭口命运的江湖骗子有什么区别?"Emiya抑制住扶额的冲动,坚决不接被递过来的可怜兮兮的库酱。

    "而且很晚了,找不到其他人帮忙。"理直气壮其二。"你为什么不明天去找你的caster版本帮帮忙?我记得他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天赋。"Emiya低下头看着狼狈的玩偶。玩偶的红色豆豆眼对着他的眼睛,好像是在控诉什么一样。

    "这种特别还是不要的好。"毫不留情地戳了另一个自己一刀,"而且我非常需要它。"

    "真的非常需要?"红色的豆豆眼在心头挥之不去。

    "真的非常需要。"狂王又小声重复了一遍,"非常需要。"

    弓兵一巴掌狠狠地糊在了自己脑门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该死地对着这个家伙心软,面对某两个lancer一个caster时候ex级的嘴炮到这时一句都开不出来。"把针线拿来……你这里应该准备了备用棉花的吧?"

    Emiya缝补那个可恶的玩偶的时候,狂王就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你不是还有枪要擦,你身上的伤不用再治一治,这么晚了为什么不先去休息,弓兵的嘴边绕着一千个问题,最终还是沉默地在狂王的视线下缝好了玩偶。库酱也乖巧地趴在他腿上乖乖地一动不动。Emiya莫名其妙地对着缝补好的玩偶瞪了半天,才把它还给旁边等待着的狂王。

    "……缝好了。"递过去的时候Emiya偏头避开了狂王的视线。没有道谢,只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Emiya转过头,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抱着玩偶拖着尾巴爬上了床,把玩偶放在枕头边就闭上了眼睛。然后似乎是刚刚想起来一样,他睁开眼看着打算离开的弓兵:"它很可爱。"

    Emiya有点讶异于这句画风不大对劲的告白,结果接下来就听见狂王用平淡的语气继续说道:"你比它更可爱。"

    弓兵背对着床铺,身体僵硬地迈向门口。狂王灼热的充满暗示的目光似乎要将他烧化一样。他推开门几乎要落荒而逃,但还是勉强克制住自己:"……我回去了。晚安(おやすみ)。"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室内黯淡的灯光下,库酱被一条大尾巴卷起来扔到了床头柜上。玩偶习以为常地自己爬起来,然后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看到了吧?他什么表情?

    ——没有。

    大尾巴又伸了过来,轻轻地但是毫不留情地把玩偶抽倒了。玩偶似乎是发出了一声含混不清的哼声,又一次慢悠悠地自己起身。

    ——你看到了吧?

    玩偶不情不愿地屈服于暴力。

    ——你是笨蛋吗。

    ——看到了,他稍微有一点脸红,没有了。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背对着玩偶,心满意足地准备进入梦乡。

    ——你是笨蛋吗。

    不理会玩偶怨念的吐槽,狂王一动不动地背对它躺在床上。伴随着玩偶的修复,身上不间断的疼痛终于减缓了一些,今天大概可以睡得好一点了,他想。闭上眼后他又想起Emiya离开的时候说出的语句,然后,不甚熟练地,他轻轻地开口,用弓兵故乡的语言向着黑暗的虚空说:

    "おやすみ、エミヤ。"

——————————————

    一个小段子(趴

    写的时候其实是在想库酱×狂王这对好可爱啊(你走

评论 ( 2 )
热度 ( 83 )

© 一只沉迷FGO的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