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谈恋爱/老夫老妻写手&专业挖坑不填/雷文写手
杂食杂产WARNING
Fate/MHA/I7/ES/BSD/APH/全职/KHR/KnB

【Fate/主广义枪弓】Monsters(01)

    某不致命咕咕咕lo主又来挖坑啦!挑一个好记的时间以后好计算自己欠文多久(你


    向大家安利恶灵附身!Seb是我的小甜甜!(你看谁都是小甜甜.jpg


——————————————


    ATTENTION  出现一次,请务必仔细阅读

    

    被xjb魔改之后的恶灵附身paro,原著人物彩蛋可能


    CP主库丘林(各品种可能)×卫宫(各品种可能),其他CP确定有闪恩、梅林罗曼等,未确定CP各章前预警,可能含有的逆CP元素各章前预警


    OOC,R/1/8元素含有,慎


——————————————


    可以透露的一点点介绍


    关于库丘林:身兼三职阶的男人,但是三个职阶的人设好像都有微妙的崩坏


    关于卫宫:经历成谜的男人,战斗真的没问题吗?


    关于圣杯战争:你信,或者不信,圣杯战争可能都不在那里,那到底在不在那里呢?


——————————————


01.


    某个时刻,卫宫从混沌之中苏醒。

 

    试图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他感到一阵毁天灭地般的头痛和眩晕。卫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努力适应从全身各处传来的让他眼前发黑的疼痛。好在糟糕的感觉并未持续多久,他长出一口气,感受着渐渐恢复正常的心跳,撑着尚有些无力的身躯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是谁?他问自己。

 

    英灵。我是英灵。他想。我来此地是为了……为了什么?

 

    是为了圣杯战争。他提醒自己。我是Archer,为了争夺圣杯而必须以杀死其他英灵为前提而战斗。

 

    卫宫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他记不大清楚之前遭遇了什么,但是现在大概是处于魔力即将枯竭的尴尬境地。如果没猜错的话,自己的御主大概也已经陨落,只是不知道单独行动的效果还能持续多久。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一边的桌子前坐下。抬起头时,目光刚好与一瓶饮用水相撞。

 

    渴。他的脑子里多出了这个念头,于是渴觉袭击了他,喉咙干裂到疼痛的巨大不适感让他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颈。过了一会,那感觉才终于变淡——维持在了一个大概是“正常”范围的、他可接受的水平。于是他拿起水瓶喝了几口。水并不新鲜,但是足以抚慰干咳的喉咙。卫宫只喝了小半瓶就放下了它,补充过水分的身体好像稍微有了些活力。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想在这个地方等死。于是他站起身来,竭力控制住摇晃的身体,尽可能轻手轻脚地出门去。

 

    与此同时,在不知有多远的一家小酒吧里,一双赤色的双瞳似是无意地望向了卫宫身处的方位。这个男人似笑非笑地望了那边很久,把一张大钞甩在桌子上起身离开了。“慢走——欢迎下次再来!”柜台里调酒师的声音被他不耐烦地关在门内,调酒师望了望他离去的方向,不满地嘟哝了几句什么。微长的刘海下,是另一双赤色的双瞳。

 

 

    卫宫方才苏醒的地方是一栋破旧的小楼,坐落于贫民区不知道什么位置,这附近既没有补充魔力的食物也八成没有魔术师,让卫宫很是头痛。他慢悠悠地在街上乱逛,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想着办法,一个不留神在转弯时撞上了什么人。

 

    “喂小子,走路看路啊。”那人不满地骂道。卫宫稳住踉跄了一下的身形,抬起头来时目瞪口呆地发现被撞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柄一人多高的赤色长枪。似乎是卫宫的视线过于强烈,拿枪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过来,忽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卫宫下意识后退了半步,却被男人拉住了手腕。“你不像是这里的人啊。”男人有一双赤红的兽瞳,卫宫被他盯得浑身发毛。而且他手中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长枪似乎也说明了什么。他刚想开口,那男人脸上的笑容忽然恶劣了几分:“Archer。”他说。

 

    卫宫猛的一拳挥了过去。男人轻巧地避开,卫宫就趁这时逃出了他的控制,并飞快拉开距离。“Lancer。”他紧紧盯着对方,沉声道出对方的身份。然而Lancer只是扛着他的长枪站在原地。“从战争开始就不见踪迹的Archer先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幅惨状。”“即使再惨,清理掉阁下也不在话下。”卫宫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况且——身为从者不活跃在战场上而是跑到荒郊野外的地方来,阁下难道是想要模仿我(Archer)在千里之外击杀敌人吗?”他一边试图激怒对方一边悄悄改变重心,使自己如同绷紧的弓弦一样能够随时爆发,不经意低下头时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手中多出一对兵刃——一黑一白,这让他愣了一下。Lancer却忽然笑起来。

 

    “他说的没错。”他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Archer,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来寻求与你的联手。”他认认真真地说,卫宫却不知怎的听出了一股子小学生背课文的一板一眼。“为什么要与你联手?”卫宫反问。Lancer拿着手中的长枪在地上顿了顿,“……圣杯有问题。”他说。“这次战争的圣杯是被污染的圣杯,并不能实现许愿机的功能,反倒是……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他一边吞吞吐吐的说着,一边却是显出几分不耐烦的神色。“还有,不是和‘我’联手,是‘我们’。还有Caster和Berserker一起,至少。”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起来越来越焦躁。

 

    卫宫飞快地思考着方才Lancer的话,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确定你叫我加入不是为了除掉我?你和Caster和Berserker之间的契约又有多少可信度?”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卫宫并不介意暂时依附几个盟友,不过他也不打算当送上门的肥羊。对面的Lancer却忽然用枪重重砸了一下地板。“老子就说先和他打一架绑回去就完了啊!”声音里饱含怒气,却不像是说给卫宫听。卫宫正一头雾水,Lancer却好像和他的喊话对象达成了什么共识——或者不如说是被单方面地命令了。他不情不愿地扭回头继续当解说员:“到我们那里去,我们会一一告诉你。你想要眼见为实,在那里也可以实现。”他叹了口气。“信任问题……我可以与你立下geis。还有关于那两个,”他的脸上浮起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有些阴沉又有些不知名的得意,“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卫宫狐疑地盯了他好一会。就在对面的Lancer神情越来越阴郁的时候,卫宫却忽然开口了。“我和你回去。”说这话时他手里的兵刃渐渐消失了,他不由得看向自己的手——这并不是他的主观意愿。对面的Lancer以为他的话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你同意了?那现在就走吧!”他扛起长枪喜滋滋地过来拉卫宫的手,正在走神的卫宫被他拽得一个踉跄。“他说的没错。”又是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现在却充满了肯定意味。卫宫想要挣开他的手无果,只好让他拉着狂奔。“你有什么喜欢的饮品吗?无酒精的也可以,那家伙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不说说话吗?不告诉我我们怎么招待你呀?果汁喜欢吗?喜欢哪一种,葡萄、橙子还是百香果?……”Lancer一边跑一边喋喋不休地在他耳边唠叨,因魔力缺失而跑得气喘吁吁的卫宫翻着白眼,只想吐槽这家伙是不是有四个肺。

 

    也因此,他错过了一双赤色的双瞳——一闪而过,隐藏在一条小巷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跑过去的时候,一直喋喋不休着的Lancer就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满眼都是不同于他语气的冷漠和嘲讽。

 

 

    Gae Bolg。

 

    坐进酒吧的卫宫在来的路上就知道了这是以Lancer的爱枪命名的酒吧,但是这时累得半死的他完全没有精力追究为什么他们能有闲心开这间酒吧还把暴露身份的名称当做招牌这种事。Lancer那个白痴拉着他跑过半座城,他本就虚弱的身体这时疲惫到了极点,卫宫甚至有一种自己下一秒就要回归英灵座的错觉。“哟。我把他找来了。”Lancer依然元气十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卫宫奄奄一息地从沙发靠背上拉起自己的脑袋,却看到了两张除了表情之外一模一样的脸。“你们——”卫宫的大脑空白了一下子。那个挂着十分愚蠢的笑容的应该就是Lancer。另一位板着脸看起来处在爆发边缘的应该是……

 

    “Caster。”那男人点点头,在卫宫对面的沙发上坐下。Lancer笑嘻嘻的冲他挥挥手,回到前台招待客人去了。“如你所见,我和Lancer是同一个人。”说这话时卫宫总觉得他的表情有点扭曲。“还有Berserker也是,找时间我会让你和他见一面。”表情更糟糕了,卫宫想。“关于我们所说的,圣杯被污染了这件事……”“我其实早已略有耳闻。”出乎意料地,卫宫打断了他的发言。Caster盯着他看了两秒,“很好,看来不用我多言。”他向后一仰靠在沙发靠背上,“既然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用处,还是早点毁了好让我们也得以解脱好。你认为呢,卫宫先生?”他和Lancer一模一样的脸上是让人脊背发凉的似笑非笑的神情,卫宫看着他皱起眉——他记得自己从未透露过他的姓名。

 

    “我不知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或者说,我没有感觉到你们打算去联合其他人。”卫宫没提名字的问题,只是换上了和Caster相近的似笑非笑神情反过来盯着他。“Lancer自从找到我之后就没有再出过门了吧。Berserker的话,我不认为在谈判方面能起到什么作用。况且据我所知,最近也没有从者陨落的事件发生。那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考虑其他人?你又打算如何毁掉圣杯?还有一个最让我不解的问题,”卫宫看向吧台里和姑娘笑眯眯地聊天的Lancer,“同一场圣杯战争里,似乎并不能召唤同一灵基的英灵吧?从你们的存在开始,一切就很可疑。”

 

    Caster笑起来。“我不像Lancer那个蠢货……算了,不这么说他。我不打算给你解释,因为你本人也一直坐在这里而不是直接和我们打一架不是吗。”他摊摊手,“你瞧——关于你的经历和目的,我们也没有打算多问。甚至想要杀死其他哪个英灵,我们也不打算出手阻拦,相反可能还会提供给你一些援助。你也应当明白,毁灭被污染的圣杯而我们回去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卫宫于是也报以一个微笑,“那就好。看来我们的契约可以就此成立了。”他率先站起身,“今天到此为止,我会找地方处理好自己的情况再来找你们。”他挥挥手,往门外走去。“不考虑住下来吗?”Caster在他身后喊。他转过头,看到了一个和Lancer有那么几分相似的——蠢得有那么几分相似的笑容。他没答话,转身打算继续走。

 

    “有恢复魔力的饮料供应喔——”Caster又喊。卫宫扭头看向吧台,Lancer冲他举了举手中的空玻璃杯。于是卫宫叹了口气,坐到了Lancer正对面。“一杯苏打水,谢谢。”Lancer笑眯眯地道了声好,背身在卫宫看不到的角度冲Caster比了个OK的手势。Caster对面没了卫宫,这时正没骨头一样窝在沙发里,看到手势也笑了起来。

 

    而门外,找寻卫宫未果的赤色双眸依然注视着这里。“一条蠢狗,行动倒是挺快。”他的金发在阳光下折射着闪耀的光芒,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示着他不同于一般人的气质。他本来冷笑着盯着酒吧的方向,神情又忽然柔和下来。“别担心我,区区杂种的小动作还不足以干扰我的计划。”他转身向着城市的另一边走去,孤零零的影子投在地上。

 

    “你只要一直跟着我就好,恩奇都。”


——————————————


    一遍还没来得及修就po了所以请随意捉虫(趴


    如果需要的话会做一个关于恶灵附身的设定简介(虽然魔改完是什么样还emmm)请务必积极留言给我哟☆(。


评论
热度 ( 30 )

© 咕咕咕曲项向天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