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谈恋爱/老夫老妻写手&专业挖坑不填/雷文写手
杂食杂产WARNING
Fate/MHA/I7/ES/BSD/APH/全职/KHR/KnB

【Fate/主广义枪弓】Monsters(02)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这一章还算铺垫,终于把本文的搞事三巨头都搞上线了XD下一章开始(试图)搞事☆


    预警见→(01)


——————————————


02.

 

    卫宫切嗣把烟头按熄在垃圾桶上,跟在人群后面走进会议室。今天空降来的总负责人忽然召集全世界各分部的管理员开会,环顾四周,切嗣可以看到这些大人物们紧张的表情下是和自己一样的茫然。

 

    “好久不见。”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时,旁边的女性开口向他打招呼。这位看起来年轻但从没有人知道她实际年龄的女性名为斯卡哈,是阿尔斯特服务器的总管理员——或者至少是管理员里最能打的。切嗣回以问候。坐下之后他状似无意地扫过全场,他刻意晚进来,为得就是方便确认今天缺席的人都有哪些。熟悉的面孔一一在眼前掠过,有几个空座位格外显眼——尤其是一个半年来都空着的座位。切嗣沉默地望着那个空座位和旁边坐着的某位神父,忽然就想再去抽根烟。

 

    “请各位安静!会议马上开始!”前任总负责人、现在不得不屈居副职的阿尼姆斯菲亚家的小姑娘一脸烦躁地站在讲台上,身边还跟着两个亚裔的新面孔。仍然一头雾水的管理员们渐渐安静下来,奥尔加玛丽指挥那两个年轻人把一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连上音响。而紧随其后登上讲台的,还有总部的几位协调员。于是刚刚安静下来的人群又开始躁动。一般这些协调员们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而这些协调员全部出现……到目前为止,还是第一次。

 

    “请各位不要激动!”奥尔加玛丽一拍桌子,“我们已经和总负责人建立起连接——由于不能亲自到场,总负责人只能用这种方式和大家交流,请各位谅解。”在她说话的时候,两个年轻人正在调试着的音响中开始传出细微的噪声。切嗣聚精会神地听着音响中隐约的低语,斯卡哈却忽然凑到他旁边,把他吓了一跳。

 

    “……抱歉吓到你。”斯卡哈的一双红眸紧紧地盯着他,语气里却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切嗣稍微拉开了点距离,“没事。您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斯卡哈点点头,却说:“我觉得刚才那个距离很不错。”她微笑了一下。于是切嗣又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靠近斯卡哈的时候,身边的空气忽然出现了一种粘滞感。“多加小心。”他听见斯卡哈在他耳边说,“来者不善。”说完她主动拉开了距离,那种粘滞感也消失了。她脸上的微笑依然动人:“多谢。”切嗣点点头。斯卡哈的能力不容小觑,即使是他也不敢轻视这位充满神秘的女性的警示。他们本该没有交集,但是自从某个破坏性的“大事件”发生之后——

 

    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低下头,一边拿出了一个款式极其古旧的手机,切嗣自然地垂着头迅速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去。这部手机能够躲过无孔不入的监视,手机的另一端是他的妻子,同时也是冬木服务器的前任“王”——爱丽斯菲尔。

 

     “来者不善,多加小心。另告知库。”

 

 

    “来者不善,多加小心。另告知库。”

 

    卫宫正攥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手机的振动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距离他答应Caster和Lancer结成同盟过去了十个小时,现在是第二天的早上七点十三分。他正在那两人的住所,厨房里煎蛋和培根的香气是他的杰作。习惯性地进行了一番清理之后,卫宫又开始思考一个从昨天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开始就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

 

    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地答应了这两个人的请求呢?

 

    某种意义上,他觉得自己有点人设崩坏。尤其是当自己思考这个问题时潜意识里居然生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时,他更加感到挫败。再加上手机上多出来的没有发件人的示警信息……

 

    “哟,早上好。”Lancer打着哈欠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气压低到极点坐在沙发上的卫宫。他一脸莫名其妙,抓了抓早上起来还没打理的凌乱长发,凭借本能向着厨房晃去。

 

    “什么东西这么香……哇!”一阵锅碗瓢盆碰撞的叮咣声响起,Lancer端着装得满满的盘子冲出厨房,一屁股坐到卫宫身边,卫宫心惊胆战地看着一片培根在Lancer砸到沙发上时在盘子边缘摇摇欲坠,不过下一秒它就进了Lancer的嘴巴。再下一秒,Lancer的一只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手艺不错。”他含混不清地说。“怎么了,怎么脸那么臭?”“别用你的油爪子抓我。”卫宫感到自己的胃开始作痛,他一巴掌拂开Lancer刚刚抓培根的手。Lancer略有些不满地哼唧了两声,又抓了一片塞进嘴里,红眸却认真地盯着卫宫,最终看得卫宫不自然的扭过头去。

 

    “你好歹用一用准备好的刀叉,野蛮人先生。”卫宫很快收拾好了情绪,动作极其自然地把一边亮着的手机屏幕关上。这时他又想起来那条匿名信息结尾的嘱咐,于是他又开口:“不过我还真的有条消息要告诉你,库丘林,你……”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真名?”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卫宫回头,看见站在楼梯上抱着手一脸不善的Caster。“我记得交流中我从来没有透露过我的名字,Archer。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卫宫。卫宫忽然就生出一股无名火气,他冷笑道:“寻求联合的是你们,怎么怀疑联合对象的也是你们?这就是你们的诚意?”他站起身,努力忽视一边咀嚼地开心的Lancer。“况且说到真名——”他本想说把宝具当做阵地名字的愚蠢主意早就暴露了一切包括你可怜的智商,但是他忽然想起了昨天在酒吧里的对话——

 

    “卫宫先生。”昏暗的灯光下Caster的眼眸宛如红宝石,折射出诡异的光线。卫宫可以确定,那个时候Caster确实叫出了他的真名。他长长地呼了口气,缓和自己内心剧烈波动的情绪。

 

    “说到真名,你不是早就叫了我的真名吗,Caster。”他一脸轻蔑地笑起来,虽然似乎收起了大部分攻击性,但是气场却完全压过了陷入混乱的Caster。“那么,请给我一个解释吧,爱尔兰的光之子,赤之骑士团的首席,现任的森之贤者库丘林先生。”他索性把想得起来的一切列举了一遍弯起眼睛笑了起来,Caster却连忙避开了他的视线。“我昨天叫了你的名字?”他问。卫宫依然微笑。“我昨天叫了他的名字?——喂,别吃了!给我留了没有?”卫宫回头,看见了一脸幸灾乐祸、腮帮子还赛德鼓鼓囊囊的Lancer。试图开口未果,Lancer于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Caster露出了一脸天崩地裂的表情。

 

    “……你等我想一想。”他转身想要当做无事发生过地回房去。“刚刚醒过来,我大概是有点混乱……不好意思……”最后一声嘟囔几乎让人听不清,卫宫保持着和蔼的微笑目送他消失在楼梯拐角,心里的不安感却愈发浓重起来。他一脸凝重地回过头时,却看见Lancer盯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发呆——这瞬间使他的坏心情晴朗了不少。

 

    “厨房里还有……你这么喜欢吃?”卫宫有些哭笑不得,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摸Lancer乱糟糟的蓝毛。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有些僵硬地缩回手。好在Lancer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下意识的甩了甩头发——像极了一只乖巧的大型犬。其实手感真的不错,卫宫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手心。“当然。”Lancer懒洋洋地伸了伸懒腰。“还有啊——那个,你不用太在意。”他忽然说。卫宫看向他。被那双红眸紧盯,他忽然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不用在意?”他轻声问。Lancer点点头,移开了视线。“哎呀——你看我们不就自然地在一起了吗?这是天注定的缘分啊,Archer——虽然很不愿意这么说。”他站起身来又一次走向厨房。“我想Caster那份也不用给他留了吧?”

 

    “当然。”卫宫下意识回了一句,居然没来得及理会Lancer略显暧昧的措辞。Lancer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就钻进了厨房,留下卫宫一个人努力想要抓住刚才听到Lancer的话时一闪而过的灵感。

 

    “缘分……吗。”很久之后,卫宫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沙发上。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应当记得什么,但是那一闪而过的灵感再也没有回头,他也只好放弃,揉了揉眉心缓解想得发疼的脑袋。那就姑且走走看吧。这样想着,他索性放弃了纠结,站起身来拿起外套准备出门。无论如何,给自己做一点后备工作总没有什么坏处吧。

 

 

    与此同时,名为Gae Bolg的酒吧门外,某位金发的神秘人盯着紧闭的大门看了很久。乌鲁克失踪已久的管理员吉尔伽美什,最近最重要的工作是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乱七八糟的服务器里闲逛。周围的小巷里有几个探头探脑的年轻人谨慎而贪婪地注视着他——或者说注视着他身上金光闪闪的饰品,吉尔伽美什却恍若未知。一会,他却突然说了一句:“交给你了,恩奇都。”

 

    空气寂静了一秒。下一刻,带着锋锐剑刃的锁链从小巷的更深处猛然冲出,那几个心怀不轨的家伙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消失在了原地。染了血的锁链却没有消失,而是慢悠悠地飘到吉尔伽美什的身边,把血蹭了他一手。

 

    吉尔伽美什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上全是鲜血和穿过人体带出的一些不明物质:“……”

 

    “恩奇都,本王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他没好气地抓过锁链恶趣味地打了个结。锁链剧烈波动起来,哗啦哗啦的声音仿佛在愤怒地控诉。吉尔伽美什却忽然缓和了神色。“我马上就回去。”他说,放开了自己手里的锁链,看着它自己麻利地打开了自己系的结又把身上的血污甩得一干二净——这次一点都没有沾上吉尔伽美什的身。等它做完这一切,吉尔伽美什伸出手,那锁链就乖乖缠上他的手又缓缓消失。“磨好你的利刃,恩奇都。”他抬头看向天空,“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而且这一次,大麻烦似乎也要来了。有趣。”最后瞟了一眼Gae Bolg简陋的招牌,吉尔伽美什不再等待,向着这里最繁华的一片地区走去。

 

    在他的目的地,这里标价最昂贵的餐厅,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正第四次低头看他的手表。


——————————————


    喜欢的小天使快来留言给我啊ww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咕咕咕曲项向天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