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谈恋爱/老夫老妻写手&专业挖坑不填/雷文写手
杂食杂产WARNING
Fate/MHA/I7/ES/BSD/APH/全职/KHR/KnB

    恩奇都从车站出来。外面刚下过大雪,他的小牛皮靴子踩在雪上踏出咯吱咯吱的振动。他把显眼的绿发藏在兜帽下,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双肩包,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模样了。

    他像一滴水流进大海一样滑进人流之中。有的人会偷来漫不经心的视线,更多人则是低着头闷声不吭的踏着雪艰难地走着。都市华丽的霓虹灯和孤独的路灯把白色的积雪染出金橙和粉红的色彩,风吹过的时候偶尔会把楼顶上或树梢上的积雪吹下来,在人们的低骂声和烦躁的视线中降下小范围的大雪。恩奇都笑吟吟地看着那些闪避着雪块的人们,心里开始怀念能够把捏成团的小块雪块塞进挚友脖领里的悠闲时光。

    渐渐地走着,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终于一个都不剩。恩奇都接着拐进了一条小巷,终于开始放任自己急迫的心带着双腿飞速前行。小巷人迹罕至,仅有的几行脚印上也新盖上了薄雪。恩奇都谨慎地挑选了脚印少的区域走,于是他走过的路径在雪上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歪歪扭扭的脚印链,他自己倒先笑起来。巷子的另一端的巷口有一位卖冰糖葫芦的老婆婆,站在屋檐下努力把插着各式冰糖葫芦的 草把缩进屋檐下。恩奇都走过去,选了一串草莓的,递过一张大钞。老婆婆眯着眼用冻僵的手找回钱,恩奇都笑着接过来,在转身离开时把它们全部悄悄放在老婆婆破旧的钱袋子里。

    他转了个弯,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顺便啃了一口冻成天然水果冰棍的冰糖草莓。货真价实的冰糖,在冷清的雪夜里也固执的呈现出金色的光泽。甜而不腻的糖皮脆生生地裂开,又迅速在舌尖融化,水分冻成冰沙的草莓依然保持着酸甜的好味道。恩奇都吃得开心,眯起眼睛的样子像一只餍足的大猫。他意犹未尽地探出舌尖把黏在唇上的糖屑舔进肚子,偷渡进去的雪花和冰糖一起在舌尖融化。

    把吃完的竹签规规矩矩地扔进路边歪斜着的垃圾桶,恩奇都深吸了一口气,于是他身上"人"的那一部分迅速地褪去了。他最后带着些不情不愿的神色瞟了一眼那个垃圾箱,接着彻底消灭了自己的情绪。兜帽被摘下,绿发上尚存的热气融化了靠近的几片细小雪花。暗处的某些生物开始蠢蠢欲动。恩奇都于是又笑了一下——不同于之前愉快的笑容,这次只有冷漠与嘲讽。

    他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天之锁立刻分出十几根张牙舞爪的锁刃向着几个方向冲杀而去。他自己则是轻巧地闪开了偷袭的匕首,抬手就是一锁链将偷袭者重重抽了出去。暗处传开更多声响。恩奇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眼里全是燃烧着的战意和扭曲的兴奋。

    注定不会平静的一夜才刚刚开始。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咕咕咕曲项向天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