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谈恋爱/老夫老妻写手&专业挖坑不填/雷文写手
杂食杂产WARNING
Fate/MHA/I7/ES/BSD/APH/全职/KHR/KnB

【Fate/狂王黑弓】一千零一夜中的某一夜

     这边来码一下,是微博参加#枪弓脑洞箱#活动的稿子,又忘了同步便签的话就靠lof活了……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到微博@广义枪弓同人主页去看看XD

    以下偷懒粘一下微博的简介(你

    两个脑洞其一,13号。看到的时候感到了被震撼,觉得"这不就是我超喜欢的套路"然后就接了,写得挺爽但是感觉还是没有表现好吧……总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光速溜走

    顺便说最后一句话是改了原脑洞的结尾,感觉这句话特别的(是我绝对写不出来的)带感,赞美脑洞提供者(比心

—————————

ATTENTION

脑洞13号
称呼按本人习惯依然是库丘林/卫宫
暴力/流血情节有
祝食用愉快↓

——————————

    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这是第几次相遇了。

    卫宫抹了一把刚刚在自己眼前消失的英灵溅在脸上的血,一边控制着自身灵基有些失控的崩坏速度,一边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被掐断了魔力供应的自己还能打出几发子弹。城市的废墟之上,狂王血红的斗篷迎风招展,因被鲜血浸染而略微发黑。扭曲的都市,被污染的英灵,最终剩下的只有他们两人。卫宫只在原地休息了片刻就向上攀登而去。他知道那柄鲜红的魔枪正对他的心脏虎视眈眈,而他自己手里的干将莫邪也早就兴奋了起来——

    第无数次地,库丘林与卫宫的一战,终于又来了。

    鲜红魔枪立于身侧,狂王摘下了他的兜帽,因不详的气息黯淡了一些的长发在微风中摆动,发梢尚沾着血迹。卫宫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找了个干净些的地方坐下来稍作休息。两人这时的姿态都不擅于言辞,默契就在此时格外明显。彼此都期待着和完全状态的对方一战,然而被不知名的力量切断了魔力供应的两人也只好尽力恢复。

    "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吧。"卫宫站起来,叹了口气。

    "来吧。"库丘林则是更为直接地说道。

    默契使他们发动攻势的时机都惊人地一致。卫宫飞快地改变着奔袭方向错开狂王的魔枪时候回身迅速打出两枪,却只在狂王体表的海兽骨骼盔甲上擦出几道火星。魔力构成的子弹在空中飞速消散,卫宫勉强接下魔枪迅猛的几击,抓准空隙抢出了枪影的笼罩范围,回身又是一枪。库丘林并没有多在意这颗子弹,然而看似与之前的子弹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却轻松地穿透了他的盔甲嵌入肩头。他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这时浮起一个浅浅的笑容。"不错。"他说。卫宫回以一声短促的轻笑,一双兵器护于胸前接住库丘林猛冲过来的一击,借力把自己送出一段距离,抬手又是几枪,又一次冲过来的狂王身上瞬间又迸溅出几道血花。然而卫宫清楚地知道这对对方并没有什么影响——不同的遭遇却造就了异曲同工的效果,肉体的痛苦对于两个人来说都已无足轻重。生,或者死,就是他们仅存的两个选项。

    一边在障碍物间跳跃着拉开距离一边思索着如何运用所剩无几的魔力取胜的时候,把目光投向狂王的卫宫却猛然瞳孔一缩——比往常更加厚重的骨质盔甲逐渐覆盖全身,库丘林奔袭而来的速度陡然一增,两人间的距离迅速缩短。属于Berserker的库丘林的宝具,于此时解放。

    "什么啊,结果这家伙的情况也和我差不多嘛。"卫宫却在此时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干将化为一片光点消散,全身的魔力向着紧握莫邪的右手疯狂涌去,庞大的魔力流失使他的左半侧身体不受控制地崩坏了一块。虽然看不到狂王此时的表情,但卫宫相信对方的猩红眼眸中一定是和自己一样的战意昂然。谁的武器先插入对方的胸膛?他忍不住有些兴奋起来。右手抬起却没有伸出太远,他感受着剧烈跳动起的心脏低声念诵。枪口的火光一闪与海兽巨爪上的不详红光交错而过,卫宫苦笑着踉跄了一下。紧接着,骨骼盔甲之下传来一声闷哼,鲜血顺着盔甲的缝隙流出,和卫宫胸口的贯穿伤流下的鲜血混合成不分彼此的一团。

    卫宫从破碎的胸腔里发出几声虚弱的笑。库丘林头部的武装逐渐消失,露出他格外苍白却也同样带着微笑的面容。他们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脸,巨大的冲击使他们的武器贯穿对方的身体后又没入自己的身体,将原本冰冷的两台机器连接成泛着血淋淋热度拥抱的一尊雕像。库丘林似乎想在卫宫耳边说些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没有魔力供给的卢恩魔术已无力修复他被破坏地千疮百孔的身躯。于是他在卫宫耳边蹭了蹭,对方就一副无奈的样子转过头来,他们得以交换一个温暖的吻。

    扭曲的世界逐渐崩塌,破碎的时空逐渐复原。而他们只是浑然不知地热烈地拥抱亲吻彼此。毁灭与死亡做背景,鲜血与硝烟做礼赞,他们如此结合的今夜即为邪教徒献于恶魔的圣婚之夜。

评论
热度 ( 24 )

© 咕咕咕曲项向天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