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城/白夜‖微博@一只混乱邪恶的渊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伞修橙】全家福(下)

    懒得从之前那个写了再开一贴……


    其实我这个真的是个鬼故事真的是伞修和伞修橙亲情向虽然直到现在伞哥都没出场(捂脸


    好吧废话了(吸气  就这样吧


——————————————


    苏沐橙今天一天都觉得不大好。左眼皮跳也不知究竟是跳灾还是跳财还是其他什么鬼,总之就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叶修突然造访让她相当无措,这种惶惶一直持续到下班,前天突然提出想要追求她的博绍辉一脸郁色地走过她身边,却反常的连招呼都不打。


    苏沐橙任他与自己擦肩而过,正犹豫要不要给叶修个电话告诉他不回去吃饭了,一抬头叶修却站在门口,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眼神从博绍辉的身上飘回她身上,相当淡定的笑。


    有奸情。


    这是苏沐橙的第一反应,不过她很快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估计是被临退役时戴妍琦塞给她的一堆酱酱酿酿的东西带坏了。不过想想其实自己身边本来就有一对,只是当时太年少无知懵懵懂懂别人也看不出来他们自己也不明白,就这么生生错过去了。苏沐橙胡思乱想着,另一边叶修看她脸上阴晴不定的脸色打了个冷战,发出邀约:“晚上出去吃吧?”


    “没事干嘛出去,费钱。”苏沐橙笑。叶修也笑,伸手摸摸她的头,“好久没见,正式庆祝一下。顺便见点老朋友。”苏沐橙大约猜到是谁,没说什么,只跟着他往外走,看叶修相当熟练地拦一辆TAXI把自己塞进去,苏沐橙真心觉得那件衬衫挺可怜。


    一下车就见到熟悉的地方,苏沐橙退役后就去了那家公司,离兴欣不算很远但也绝不算近,也不经常回来,这几年大多都是从网上打招呼。这回回来正好是假期,也没多少人留下,不过一直留守在这的陈果一见面倒是哭得稀里哗啦的,苏沐橙看了也挺心疼。席上陈果牵着自己亲亲的老公兴高采烈地说这说那,苏沐橙夹着一筷子松鼠鳜鱼有点恍惚,低着头戳着那块鳜鱼却一直没吃。


    不一样了。乔一帆成了另一代大心脏之一,莫凡现在可以打持久战了,罗辑单挑大神都赢了一阵,身边的陈果和楚云秀出人意料的都嫁了人。该退役的退役,该继续的继续,没什么出乎意料。也算不上意料之中。有一次跟叶修聊起来,被他笑话说什么时候自己学会伤春悲秋了,多大点事啊,到哪都是荣耀。苏沐橙也笑他说我可没你这么没志气,我将来可是打算混进全球五百强的。叶修当时没说什么,只是点了根烟,说,选好了路就别后悔。


    于是后来苏沐橙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看自己后不后悔,事实证明也没那么可怕。工作于她,是与荣耀不一样的两种乐趣。算不上什么后悔,反正选了这条路。叶修就说她,你变成老太太了啊,这么多感叹。


    当时苏沐橙笑,可以听出的听见话筒那边嗒嗒嗒的敲击键盘声。不同于荣耀的韵律,更像是在打一篇连贯的文章。



    一顿聚餐吃得几分欢喜几分愁,苏沐橙正打算跟叶修说明天有人约她吃饭中午就不回来了,叶修却率先开口说明天上午十点多飞机想不想去送。苏沐橙说我明天还要上班那忙得很,叶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却又问了一遍她要不要跟自己回B市。


    “不是早就说过了么?”苏沐橙略有些不解,感觉自己的口气瞬间变成了幼儿园的老师哄孩子,“你有你的事,我也有我的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非觉着你对我有什么责任。”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过了,苏沐橙想了下,“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么?”


    叶修摆摆手,“好吧,随你去吧。记得常联系我就是。”苏沐橙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但也没多想,习惯性的随着叶修的脚步一点一点走回家里去。



    然后时间也就这么过。




    大概是过了几个月吧,苏沐橙跟博绍辉确定关系之后,想起给叶修打个电话。热恋中的小情侣坐在咖啡厅,博绍辉把方糖块丢进咖啡里,立刻就看见对面苏沐橙的脸色变了,博绍辉心里上上下下,啊不,是忐忐忑忑半天,心里一个劲吐槽亲耐滴啊我就是放块方糖别这样,一边还是开口问了一下,“怎么了?”


    苏沐橙脸色极其难看,“……没什么。”然后腾地一下站起来,“抱歉我有点事我先走了。”语速堪比当年手速与嘴炮齐飞的剑圣大大。博绍辉依然是内心活跃面部略僵硬,跟着蹬着不知道多少cm健步如飞的苏沐橙跑了出去,结果被对方见了鬼一样几乎扭曲的面部表情和强硬的态度硬生生逼退了。


    不大对头。非常不大对头。博绍辉把手机扔给路边默默守着的小跟班一号,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有点郁闷的回家去。



    后来苏沐橙连着三天请假,回来之后人瘦了好几圈,都快脱型了。



    再后来博绍辉和苏沐橙交往地一切良好。恋爱之后双双步入婚姻的殿堂,生子,育子,白头偕老。



    只是拍婚纱照的时候有点小插曲,大概是这对夫妻几十年恩恩爱爱的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几次隐瞒。



    “来来来,就坐这。我跟你说啊,等明年,后年,再到好多好多年以后,我们都这样坐着拍一张照片。也许明年我们有了小宝宝,也许几十年之后我们都老的不像样子,但是我们一直都这样拍下去,至少到老,还能看见我们年轻时的模样。”


    但是博绍辉却一直没见过这张照片。苏沐橙没说,他也没问。到老了之后,厚厚的一本相册里的第一张还是空白。


    直到有天博绍辉又住进了医院里。苏沐橙赶过来,牵着他的手怔怔的坐着。博绍辉想了想还是说了,“我刚开始追求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有位姓叶的兄长曾经来过?”


    苏沐橙震了一下,然后小声地问,“你看得到他?”


    说这话这么奇怪。博绍辉原本想说出口,却什么都没问,只是用插着输液管的手轻轻覆上她的手。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这是几十年以来两人相处时的默契动作之一。苏沐橙停了一下,“我只是怕……吓着你。”


    “吓着我?”博绍辉笑,“难不成他还不是人?”


    苏沐橙没说话。


   两天之后,博绍辉身体好转,苏沐橙带他来到了南山公墓。先是去看了苏沐秋,然后苏沐橙又领着博绍辉到了墓碑背后,上面刻着一行小字。

 

    “叶修,……卒于2028年5月18日。”


    “你们见面的那天,是10月16日。”苏沐橙有些怔怔,然后忽然从大衣的内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男子英俊潇洒,女子温柔美丽,正是当时他们拍结婚照时苏沐橙突发奇想加的一张合照。


    博绍辉拿着照片一脸震惊。苏沐橙在他身边,声音里抑制不住颤抖,“我怕你不喜欢,就收起来了。”


    博绍辉把她抱在怀里,说,“我们活着,就很好。”



    “外曾祖母!这张照片上是谁啊?”


    “哦……是我,我的丈夫,我的哥哥,和我哥哥的……好朋友……”


    “那为什么好朋友也来照全家福?”


    “因为啊……呵呵,小孩子乱问这些干什么?快去和你爷爷回去吧,天黑了。”


    “好吧……外曾祖母再见!”



    夜。一盏灯,一个人。


    只剩下一个人的房子略显清静,子女后代们却因为房主的强烈要求只好让她回来看看。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是尾声,放过礼花的孩子们大多回去了,只剩下自己的外孙女一会回来陪陪她。


    那是个很好的姑娘。很像年轻时的自己。


    老妇人微微地笑。已经几乎看不清东西的眼睛却好像还能看见眼前照片里的人脸,大概是看了太多遍,早已经记在了心里。年轻的新婚夫妇坐在椅子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的身后,站着两个成年男子,左边那个笑得灿烂,右边那个笑得懒散,目光里满满的是祝福。他们分别把左手和右手放在新婚夫妇的肩头,空出来的两只手紧紧地握着。错过的十三年时光,终于还是补全,比预想的早得多。


    也是一场新婚。


    或者说,是一张圆满的全家福。


——————————————E.


    终于写完了……实在懒得措辞大概挺啰嗦……啊不,就是挺啰嗦,不过不管了,从不知啥时开始到现在终于填完了嘤嘤嘤,修改什么的先一边去吧,嗯。


    试试看今天能不能再填一个坑哈。 

评论
热度 ( 1 )

© 一只沉迷FGO的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