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渊alter_咕咕咕假仙女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封叶】The Game(三)

    PO主帅气如小鸟,格式文笔死的早。

    一更更比一更多,期中迟早要挂科。

——————————————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纵使大脑转得快要过热死机面上也是一样和蔼可亲。两人碰面后,并没有啰嗦太多,只是稍作准备就向Massive Mountain之内走去。

打开一扇铁门,在轻微的嘎吱声中,封不觉抬起头,看见了天空边的一抹红如烈火的晚霞。一边的叶修也看到了这一幕,然而他也并没有声张什么。

“咦……有意思。”封不觉却开口,露出一抹无比高逼格的探究的微笑。叶修斜他一眼,“虽然我知道你是因为剧本的奇怪设定开心,但是我要是个妹子绝对糊你那一脸欲求不满的猥琐笑容。”

封不觉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棋逢对手啊这是……”他心里OS,“这样一来,想要完成‘那件事’可能就有难度了吧……”他嘴上同时毫不留情地反击:“放心吧,你就算是妹子我也不会对你动心的。”态度极其目中无人不可一世。叶修又以几乎一样的角度表情斜了他一眼:“这么说你意不在女色?”封不觉看他一脸高深莫测觉得不大妙,果然对方一脸“我懂你”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

日哟,你懂个鬼。封不觉瞪着死鱼眼。看来这次的剧本真的是“噩梦难度”啊,这他喵的简直就是一场烧脑的噩梦啊。

嘴炮和OS没有停,两人的行动也依然迅速。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行到了原作中用来使玩家熟悉操作的梯子附近。叶修仰头看了看二楼,封不觉则是快速从数据层面“看”了一遍附近,然而都没有什么收获。两人对视一眼,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解释,离梯子较近的叶修率先向上爬去。封不觉跟着他,在登上二楼外的平台之后试着攻击了一下那几扇锁了的窗户,果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那是‘不可攻击’。”叶修突然说了一句。封不觉有点没反应过来,叶修看出他的窘迫,又说了一遍。

封不觉讶异了,“你能看见?”叶修闻言转过身,“看见什么?”封不觉想了想,说:“看到一些‘不应该被看到’的东西。”叶修看他一会,突然笑了一下。“这句话还真是槽点满满啊。”说完又转回身向前走去。

“还真是冷淡啊。”封不觉在他身后懒洋洋地开口。“特意来找了我又离我而去,你怎么忍心?”前面的身影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看见了觉哥一脸小孩子揭穿了大人的把戏的得意。“我以为我学得已经足够像了……那个人也可以看见这些东西啊。”他叹了口气,“那么请告诉我,哪里有破绽呢?”

说这话的同时,他的身体又开始变化。叶修的外形就好像熔化一样地扭曲起来,然后从皮肉开始缓缓流下,露出一副完整的白色的骨骼和依然有规律地蠕动着的黑色的内脏。然后骨骼和内脏也渐次在地上融化开来,混成一摊颜色清奇的液体。然后这摊液体寂静了几秒,又一次动了起来,这次却有了蒸发的效果,液体上升腾起浓烈的黑雾,渐渐凝成一个人形。

“这是给我看了一遍初中物理和生物结合体的教学视频么……”觉哥对这诡异的一幕是真没什么感觉,他只是兴味盎然地看着这一幕,内心思考着接下来的剧情会如何发展。黑雾凝成的人形看不清实体,依稀是一个男人,身高大概一米八出头,身材中等偏瘦,看起来也就是个路人。但是深知OUTLAST游戏设定的封不觉却知道这人绝对不简单——这个人能在极度恐惧和痛苦的情况下持续奔跑,还没有像DLC主角那样纯粹为了“逃生”而产生的求生欲望支撑,但是他依然在这所精神病院里生存了很久,如果不是遇见了人力确实无法抗拒的武器,得到“主宰”之力的他也许会为整个世界都带来一场大革命。

然而他还是死了。

封不觉看着面前身体已经凝实起来的男人,他柔软而乱蓬蓬的深茶色头发、棕色而显得破旧的皮夹克和利落的沾满了血污和尘土的黑色长裤和厚底短军靴渐渐地显露出来。他的面容在最后凝聚了出来,那是一张可以让女孩子为之尖叫的年轻帅气脸庞,灰黑色的虹膜折射出温暖的光芒。他极其温柔地笑了一下,略显沙哑的低沉声音动人心弦:“你好,异界旅客。有兴趣和我合作吗?”

封不觉瞪着死鱼眼:“不。”

幽灵又笑,“为什么不呢?”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这使得他瞬间充满了让人迷醉的魅力。

封不觉面无表情:“没这爱好。”

幽灵的笑容变淡。他的眼神变得忧郁而深邃,轻轻地开口:“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封不觉终于忍不住了,对着幽灵吼了起来:“你他喵的能不能不要一举一动全是小言画风啊!你看清楚,我性别男好么性别男!不是什么小白花纯情妹子!”

谁知道幽灵反吼了回来:“你他喵的以为我愿意啊!谁没事干天天去当汤姆苏啊!说这台词我自己都觉得羞耻好么!要不是为了……”他说到这突然噤声,表情也瞬间恢复平静。“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平静地陈述道。“你若想离开,我可以送你走。”

封不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速度,这控制能力,前后两种情绪都毫无破绽……这NPC看来也是唯一性数据级别的了吧?”他的眼睛中划过一道黑色的数据流,以同样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起自己的咆哮脸,转为颇为愉悦地开口,“我为什么要走?你知道我是可以在这个世界中自由来去的异界旅客,如果我不该来,为什么我又会出现在这?”他笑了一下,说:“这么有趣的剧情,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呢?”

幽灵黑雾的眼眸里泛起一阵波动,话音里带上了一分欣赏的情绪,“你确实和他们不一样。”停顿一下,他又说,“这是我的真心话。”封不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幽灵又一次开口,这次却恢复了之前不带半点情感的声音。“因为惊悚乐园的初始版本的这个时间段里,剧本失败会对你的数据产生永久性的伤害。因为带你来的并不是你所认识的高位者。因为你注定会在这个剧本里‘死’。”他一字一句咬得相当清晰,深灰的眸子盯着封不觉,无言地催他离开。

封不觉学他同样以坚定的目光看着他,“第一,既然你说我‘注定’会在这里死,那也就是说我‘注定’要参与这个剧本,否则你的话就是一条悖论;第二,以你的立场,并没有必要特地来警告我,所以你所说的话的可信度也要打上一个问号,那么第一条中我的结论的正确又有待商榷。但是如果你所说是假,那么你对我的欺骗也就说明了如果我进去一定会获得某种好处——某种甚至能威胁到你的好处。”说到这,他彻底收起了假惺惺的坚定表情,转而换上了一个极其丧心病狂的笑容。“所以——挡住我前进道路的你,可以再去死一死了。”

叶修睁开眼,视线之内是一片银白。他试着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又一次动不了了。“这过场做得真是让人憋屈啊……”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远处被锁着的正在疯狂大笑的裸体男人,然后果断选择了把视线转向其他地方。

幸运地,在他的正对面有一块玻璃。凭着不甚清晰的影像,叶修看见了“他”现在还是“他自己”,然而却被许许多多奇怪的东西束缚在了墙上。下一秒,他恢复了运动。

“这是哪?”叶修开口问道。那男人丝毫没停下笑,叶修看着他都觉得自己的腹肌在哭泣。然而在他的眼睛对上那个男人的眼睛的瞬间,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负面情绪汹涌而来——恐惧,绝望,对于“活着”的强烈厌恶。他正想动动身体看看能不能在身上的束缚所给的不大的活动空间里接近那男人一点,可是又突然眼前一黑,再次开始观看过场动画。

叶修死鱼眼。他看着游戏菜单里只掉了十点的体能值,又大概估计了一下剧本已用的时间,表示自己很不好。

“这跟观光旅游又有什么区别?况且观光旅游也没有把人拉到一家危机重重的精神病院玩的吧?”叶修看着剧本开始的车内场景又一次出现,而自己依然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一个男人开车。他穿一件深棕色的半旧夹克,深茶色的头发显然经过主人的精心打理,但还是有几缕乱七八糟地翘出来,一个完美的发型瞬间被破坏。他拥有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和一对介于蓝色和绿色之间的眼眸,这种似乎只有猫瞳才有的独特色彩使他身上充满了难言的魅力。

叶修开始有些不明白。然而他的脑内又突然闪过自己那位cos成小丑的同伴的科普——

面前的人,正是那位勇敢的自由记者。而不出意外,这一趟旅程正是OUTLAST正剧的原剧情,真正的迈尔斯·阿普舍的死亡之旅。

一楼大厅。

封不觉此时已成功潜入进来。这一层原本应该铺满了公务员们的尸体,但是现在却干净地反常。即使现在迈尔斯已经成为瓦尔里德,这里也没理由这么空旷。封不觉走近那几张桌子,桌子上的几台电脑都没有开机,桌子上的文件也都整齐地放在文件夹里或者叠成一堆,即使最苛刻的处女座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不妙啊……”封不觉有些不爽地把桌子上的文件还原到逼死处女座的状态,“原本我猜测这会的尸体应该更多,毕竟穆克夫那边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现在看来,”他缓缓地走向另一边的房间,“如果不是迈尔斯闲的没事干自己收拾了这一堆烂摊子,就只有一种可能——”这时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就是在我来到的这个时间轴上,这个游戏还没来得及开始。”

【世界观“时间轴”已破解,团队可在任务菜单的拓展选项中阅览该剧本的世界规则】

【隐藏任务已触发】

【找出真正属于OUTLAST的时间轴,并按照原有剧情完成剧本】

“果然,”封不觉此时已经转过身,面对着刚才让他停下了脚步的来客——查尔斯·沃克。其实方才他已经在二楼遇见了查尔斯,却毫发无损地存活了下来——他在经历与迈尔斯一样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查尔斯抓住这一段剧情时也试着挣扎了几下,谁知他并不重的一脚上去那厚实得如同一堵墙的前军人居然就这么惨叫一声当场扑街。封不觉保持着一种刚刚被蹂躏过(各种意义上)的少女姿势足足在原地愣了五秒钟,才接受了这个事实——不为别的,这家伙在原作里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是让所有玩家头疼大半程游戏之久的第二BOSS。但当时已经对剧本的设定有了一点猜测的封不觉总有一种直觉就是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挂掉——

果然,收flag的时刻到来了。

“哟……吓我一跳。”封不觉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完好无损地咆哮着的胖子,手中光芒一闪,一张疯魔扑克被他夹在了食中二指之间。查尔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封不觉稍稍压低上半身,随时准备对敌。结果又一次让他大跌眼镜——这货走着走着忽然被自己绊倒,又死了。

封不觉这会是真无力吐槽了。原作里走到哪都是走路带风的一霸,现在连走路都不会,这设定简直酸爽。然而很快他又发现了另一个状况——在他的四周,无数隐隐约约的沉重脚步声正在靠近。

“咦——一个世界观的任务还没想好怎么完成,又要来另一个大难题么?”内容无比苦恼,然而说这话的人此刻的心情却无比亢奋。“那么——从解决这些胖子们走起吧。”

与此同时——

终于走完了整个逃生旅程的叶修终于找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然而一睁眼就发觉自己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人房间,更糟糕的是眼前正戳着一团黑雾。不得不说逃生这游戏确让人回味无穷,刚刚体验过的瓦尔里德的强大即使如叶修也多少有点忌惮。他向后一跳,同时用刚才在过场动画里就被他拿出来的【锋利的军用匕首】投掷了过去。本想着试探一下对方,结果那黑雾居然发生一阵剧烈的颤抖,瞬间消散了。

“诶?”叶修的反应与刚才的觉哥如出一辙。他犹豫了一下,保持防卫姿态走了过去,却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他捡起匕首,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见没什么异常就打开游戏菜单,选择查看世界观。

刚才世界观破解和隐藏任务触发的提示他都是听到了的,隐藏任务他也已经接触过,但世界观还是头一次听说。他看完了世界观的简介——其实就是刚才封不觉提出的时间轴理论的学术版,叶修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然而很快他又没有时间思考了。周围泛起大团大团的黑雾,隐约有许多人影在其中悬浮。叶修叹了口气,把匕首放回行囊,转而取出千机伞握在右手,左手则轻轻一翻,灵能武器也出现在手中。他犹豫了一下,面对渐渐逼近的瓦尔里德大军,最终还是豁出去,把千机伞的核心拍在了黯淡无光的千机伞上。

几乎就在核心接触到本体的瞬间,千机伞就开始熠熠发光。然而不过片刻,光芒又重新黯淡回去,但叶修这次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力量。

“来吧,”他不甚熟练地把千机伞转换为剑形态,脸上难得的出现了难以抑制的兴奋。“自从我见到这东西开始,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己操作’呢。”他又飞快地尝试了一下矛形态和枪形态,期间成功打散了几个靠近他的幽灵。“嗯……基本算是上手了吧,”叶修这一次是真的称得上是狂喜,这种阔别已久的情绪让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了一句很糟糕的中二台词——

“就让你们成为这柄王者之剑的祭品吧!”

——————————————TB那个CCCC

    客户端你好样的……本来我就拖延症爆发你还拖我后腿还能不能愉快地卖安利了(悲愤脸

评论 ( 6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