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渊alter_咕咕咕假仙女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露中】自我厌弃(一)

    于是就不负责任地po了(不排除某人的怂恿影响嗯

——————————————

    ATTENTION

    私设有,国设有,异色有。

    OOC,OOC,OOC。

——————————————

    「嘿,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我。」

    “他们来了?”虽然是疑问句却带着果不其然的语气,伊万迅速地给手枪上膛,清脆的声音惊起了一片死寂的密林里的一只小雀。临近夜晚的天色太黯淡,他的眼眸在寒风里闪起冰冷的紫光,刺得王耀只看了一眼就转开头去。

    “你小心点。”王耀轻声叮嘱他,从自己腰间抽出武士刀,向着与伊万相反的方向走去。伊万轻轻应了一声,似乎带着点笑意。但是王耀完全没心情在乎它的含义——他刚刚听到自己面对的方向也有了一些人类的衣料摩擦和一些金属碰撞发出的响动。于是他作出防卫姿态更加谨慎地迈步前行,谁知草丛里埋伏着的那人却更沉不住气些,没等他靠近就冲了出来。

    啊,他没枪,可以轻松点。王耀这样想的同时,听到草丛里传来另一个人低低的咒骂声。随即那人也站了起来。两人都是标准的西方人长相,高鼻梁蓝眼睛白皮肤,先冲出来的那个是个稍显瘦弱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的他此刻看起来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大概下一秒就会吓破胆子落荒而逃。后出来的那位看起来就不那么好对付了——看他一身线条优美的结实肌肉和拿着匕首防卫的姿势,似乎受过专业训练。他在少年身后半步站定,似乎是觉得王耀看起来太过弱小,一开口语气里就带了几分不屑。

    “喂,小子,你听得懂英语吗?”他这句话没给王耀带来多大压力,倒是把自己的同伴吓得一僵,握着刀的手都开始颤抖。王耀听见身后有枪声响起,心里挂念着某个一打起架就容易兴奋起来以至于把自己弄得一身伤的某个斯拉夫人,也懒得和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真·小子废话,刀一横就冲了上去。大块头那位低低地咒骂了一句“son of bitch”,把他的小个子同伴粗暴地推到一边,同样选择了冲锋。

    【状态开启20%】

    王耀一侧身躲过对方直刺面门的匕首,一翻腕,手中武士刀斜挑对方喉咙。对方显然一惊,侧身闪避挡开王耀手臂的动作慢了一点,脸上立刻飞出一条血带。他表情有点惊讶,但是手上动作却愈发凌厉,招招直指要害。王耀也不急着进攻,他只是在保证自己完好无损的状态下反击——显然这样的攻击根本无法给对方造成太大伤害。这时,突然袭来的破空声却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衡——王耀下意识往旁边一闪身,大块头的匕首于是挥空,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于是很巧地,一只闪着些诡异光芒的小箭就这样被两人无意识地闪过。

    发射这枚小箭的人显然也很惊讶——片刻之前还作为他的伪装的懦弱模样如那把无用的水果刀一样被他扔进尘土里,他此时的眼神变得锐利而冷静——是同类的捕食者才有的锐利。这小子似乎更有意思?王耀索性停了手,饶有兴趣地等他下一步行动。少年很快恢复平静,索性不再掩饰,把之前一直被他藏在衬衫下的小铁筒型的武器稳稳地瞄向刚刚还在打斗的两人中间的位置,然后慢慢地接近两人。

    在这样微妙又紧张的平衡里,王耀反而有些快活地吹了声口哨。这小子手里拿着的武器和自家已经快被玩坏的一样暗器袖剑相似,但是又更为精巧,小箭上似乎还涂了毒,这样一来连他也拿不准里面有没有什么更可怕的杀器。他瞟了一眼旁边又一次从惊讶中恢复镇定的大块头,表面上稍微有些赞叹的同时却已经在心里降低了对他的评价。弱者才会感到的恐惧和绝望无疑已经溢满了这位外表强悍的人的心灵。显然对面那位才更会玩——王耀腹诽,至少他懂得把他的捕猎天平向大块头那边倾斜,这无疑是一个观察力出色的猎人。

    少年在一个很微妙的距离停下了脚步。拿着近战武器的两位没办法一步冲上去解决对方,可少年若是在这时发难即使王耀也很难保证自己毫发无损。少年此刻倒是气定神闲,脸上甚至爬上了一抹微笑,他以一个仿佛已经成为胜利者的口吻毫不客气地命令:“把你们的武器放下。还有,把一切补给品交出来。”

    果然没看错,这小子有点头脑,王耀想。但是他和旁边的大块头也不傻,两人都选择了沉默以对,同时寻找着进攻机会。王耀又忙里偷闲地偷瞟了一眼这位心理防线已经开始自我崩溃的大块头——他这时正咬紧了牙关,捏紧了匕首,浑身肌肉绷紧青筋几乎随处可见,似乎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把对方的脑袋捏爆。这样毫无妥协甚至咄咄逼人的表现显然激怒了对面的少年——于是三人之间的对峙被他率先打破,抬手又是一枚闪烁着幽光的小箭射向大块头。平衡不可抑制地崩塌成齑粉,在大块头试图闪避那枚带着死亡气息的小箭的同时,王耀也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武士刀被他反握住,像一条毒蛇一样割向对方的喉咙。少年不甚熟练地拿手中的箭筒挡了一下,却终究没拦住这无比犀利的一刀,喉咙瞬间开出一朵灿烂的血花。王耀一脸厌恶地闪开鲜血的喷溅范围,却终没跑过伟大的引力,持刀的右臂被溅染了一片明丽的红。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什么都没说,只是下意识抬起了一些右臂试图让它远离自己。

    【状态开启30%】

    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王耀拎着刀走回到已经躺倒的大块头面前。他终究没躲过那只箭,虽然只有一小截没入了他肌肉虬结的手臂,箭上所带的剧毒却迅速地吞噬着他的生命。伤口附近蔓延开了大片的紫黑色痕迹,进而张牙舞爪地朝着心脏附近游去。大块头看见他走过来,脸上神色瞬间由绝望变得激动。他激烈地挣扎着想要说什么,可是他连手臂也抬不起来,喉咙里更是只能发出几声不成调的悲鸣。最终他放弃了,发出几声濒死的野兽一般的哀嚎,在极度的痛苦中颤抖着死去。

    “心疼了?”突然有人轻轻问。王耀发现自己刚刚居然走了神,心里暗叹着回头,伊万正靠在树上擦拭着自己的随身小刀。在王耀没注意到的某个时候,斯拉夫人的战斗已经结束,看起来是完美的无伤完胜。王耀扯起一个笑容,看了看自己一片狼藉的袖口,“心疼个鬼。”他毫不客气地开口,“敢把血溅我身上,死一百次都是便宜了他。”

    伊万擦完了刀,把它收回腰侧。“口是心非可不是好孩子,亲爱的王耀同志。你们中华民族不是一向以诚实为美德吗?难不成玩了几天这些美德就全被你吃了?”

    “你认为我们是在玩吗,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王耀反倒笑了起来,武士刀一斜从地上躺着的大块头身上削下一块干净的布料来擦拭刀刃。“你可以先把你身上同族人的血洗掉再跟我说话吗?”

    伊万突然就收了声。王耀相当细致地擦过刀刃,把它插回刀鞘,抬头向树那边望去。斯拉夫人似乎被人按了静音键,低垂着眼。片刻之后他却又抬起头,重新露出微笑。

    “你瞧,小耀,你可把我惹怒啦,连那位都被惊动啦。”他故作愁苦地叹了口气,慢慢走了过来,“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他轻声说,“今天我们见的鲜血已经够多了。”

    王耀沉默了一下,身体里燃烧着的火焰离开了燃料鲜血,正在一点点地熄灭回去。他从善如流地跟上,“就好像我就没有承受那位的怒火一样。”他嘟哝道,“对了,晚上吃牛肉罐头还是鱼罐头?”

——————————————TBC

    嗯,就这么多,伏笔只有一个,设定基本没写,嗯(自暴自弃脸

评论 ( 2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