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渊alter_咕咕咕假仙女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同类后记

    原文走这→Hello,看我,你在,害怕,什么?(什么鬼


    说好的后记……虽然长得跟repo一样(喂

    呐。那么开始。

    这个脑洞其实很久以前就有了框架。想像一个无辜受害的女孩,她足够坚强,足够淡定,但是她周围的人比她还大惊小怪。甚至想要写一种极其极端的情况,她的一生都无法摆脱这种如影随形的非议、好奇和怜悯,她的余生的经历都被这一段经历影响,当然最后的结局还是自我终结。

    而之所以选定APH这对真·冷到北极的北极组的两个姑娘,完全是她们的人设使然。当时选人的时候还感慨幸好之前就有北极组要不然我又要玩拉郎虽然这个热度也跟拉郎差不多了……(咳

    啊,回归正题。在同类里,安娅的形象是一个遭受过强/奸的受害者,也是我描写的中心。她如我所想的那样坚强又美丽,遗憾的是我已经缩短了许多篇幅掐掉了许多我内心想表达的对她的赞美,但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梅格在文中则是一个精神失常的杀人犯的女儿,目睹父母相继惨死的场景,也是被排斥,最后死去。而熊子小姐,象征的则是她在遭到排斥后“自我保护”的一种人格,所以它表现得浑身是刺,硬邦邦像块木头,但是它的本性没有脱离它的本身——依然是内心善良又温柔的存在。而接近结尾时熊子小姐的永远沉睡,则是象征梅格当中最脆弱的部分终于鼓起勇气接受自己的过去——但是如原文所讲,太晚了,对自己也没有了意义,更帮不了即将遭受同样不幸的安娅。

    而关于安娅的行为,这个要感谢知乎的各位太太。看的条目很多,主要是关于强/奸对女性的伤害有多大,真的算得上触目惊心。比如说对于任何形式以任何物体接触隐私部位的恐惧,对于异性甚至所有人的恐惧,对于自身的自卑感和厌弃感等等等等。而我比较倾向描写的是因此转变性向却又跟自身原本观念不合、较严重的精神错乱(梅格的两个人格)、受舆论谴责而受到二次伤害、持续焦虑而情绪不稳定易在极端来回摆动这样几点。所以——朋友们,这些受害者们真的不容易。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还要面对社会上各种各样甚至于许多是指责的目光,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

    然后就是关于对于文中其他人的态度的描写,也许有人会觉得过分。其实过分吗?夸大也许有,但我觉得并不过分。我曾经努力把自己带入这样一个角色,我想要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觉得世界是什么样,又将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世界。我觉得我可以用暗流汹涌至少表面平静的态度面对世界,而世界——不知是不是我太悲观,却总能在不经意的地方布好利刃。

    世界对于受害者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即使抛开那些强行甩锅给受害者的人渣,人们的态度对于情绪正敏感的受害者来说就一定是好的吗?我觉得并不是。非议、好奇或者怜悯,其实都在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这些受害者们,你们是可怜的受害者,你们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那是你们人生的污点云云。通俗地讲,就是揭伤疤。一遍又一遍地揭开,然后最终化脓溃烂到无可救药,大概就是悲剧的起因吧。

    我看到过有人足够勇敢,向别人讲述自己的经历来帮助别人了解受害者的内心。那样让睡梦之中都布满阴影的经历,如果你的代入感足够强,完全可以体会到那种烙入骨髓的痛苦。当我们站在这样的角度上出发,我们希望得到的是怎样的人生?我想最高的奢望大概是正常的平静的生活。也就是说,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之前的生活,没有异样的目光,没有怜悯的眼神,没有别扭的态度。所以说这真的是奢望吧?无论出于恶意或者只是出于好心,想要避免伤害都太难了。

    我不指望能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按照别人的描述分析把自己代入到一个濒临崩溃的精神病一样的角色中转一圈去懂得我想写什么,但至少希望能有人思考一下,我们应当如何对待也许有一天会出现在你身边的受害者。啊——所以如果觉得这文章疯疯癫癫,很正常,因为它出发点本来就不正常的样子。(笑

    感谢陪我疯到这的你。

评论 ( 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