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城/白夜‖微博@一只混乱邪恶的渊
杂食杂产WARNING
FGO/ACCA/ES/BSD/APH/全职/惊悚/贩罪/KHR/KnB/B站up主/唱见
偶尔中二病/脑洞多奇葩/越厨越不会写/懒癌晚期且日常渡劫失踪……的好孩子(×

【ES•涉英】白昼梦(00-01)

    非常抱歉又来占tag(土下座

    想要继续之前的东西写的时候发现写不下去了……于是认真地重打了一遍大纲换了写作顺序,这一次会尽快把这个坑填完(

    那么开始啦——

————————————

00.

   
    梦境与现实的界线到底在何处呢?

    或者说,这两者之间本来就没有分别呢?

    带着冠冕的皇帝微微一笑,优雅地鞠躬谢幕。他的金发上洒满灯光,竟比冠冕还要璀璨夺目。他向自己伸出了手,说:"……"

    涉从梦中惊醒。

    他身边英智依然在熟睡,右手紧紧攥着涉的衣角,不知梦到了什么而眉心微蹙。涉小心而迅速地把他微凉的手从自己的衣角上移回温暖的被窝,俯下身抚平睡美人的眉心,犹豫了一下,在他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天边映出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涉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房门被无声地合上,轻不可闻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走廊深处。

    睡美人在逐渐绚烂的晨光下弯起了唇角。

01.

    床头的玫瑰增加到五枝的这天午后。红茶的香气掩盖住了刺鼻的消毒水味。英智捧起茶杯笑得一本满足,凛月坐在另一边的床上眯着眼嗅着茶香,一年级的小后辈们则提心吊胆地坐在两位学长中间,一边帮忙给茶杯注满红茶,一边不时心虚地张望门口。凛月小小地抿了一口茶水,慢悠悠地开口。

    "呐,小英,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可是头一次做出这种邀请呢。"他晶红的眸子里闪动着某种情绪,"只要一~下,不会很痛,还能解决全部问题。只要让我在你这里咬一口。"他用食指戳戳自己颈侧的动脉。

    "凛月的好意我收到了喔。"英智笑起来,优雅地抿一口茶水。"但是,既然结局已定,我就按照剧本要求去表演就好。其他的东西我是不会强求的。"他摸摸好像快要哭起来的创的头,拍拍低下头咬紧嘴唇的司的肩膀,抬起头的时候,那双晶红色的眸子执拗地望进他的双眼。他无奈的弯起唇。

    "凛月,不要闹别扭。今天已经拉着你们陪我很久了,回去吧。这一壶红茶我就收下了。"他从病床上坐起来想要下床,被司和创一左一右慌忙按了回去。凛月站起身带头向门口走去。两个一年生向英智匆匆道别之后也追了上去。

    "英智前辈……真的没关系吗?"房门在身后关上,创就忍不住开口问道。凛月没回头,但是停下脚步叹了口气。

    "我哥哥他们……那些奇人们,应该要回来了吧。"他说,"但愿能带回来一点好消息吧。可惜我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

    英智独自坐在病房里,捧着随手从床头抓来的一本书慢慢读着。夕阳渐渐西沉,投入玻璃窗的光线逐渐黯淡。直到看不清书上的字为止,英智放下书望向窗外残留的霞光,无声地叹了口气。

    "我进来了……怎么不开灯?"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打破了静寂。英智眯起眼适应突然洒下的灯光,转过头去,看到了眉头紧皱的敬人。"哟。终于忙完了?看来学生会缺了我有些艰难啊。"英智笑起来。敬人瞪着他,眼里却有了点笑意。"看来你的状态很好啊。既然有这个自觉,就快点治好病回来给我分担工作啊。"他从随身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递给英智,"这是这两天的情况和一些事务。"

    "辛苦你了。"英智接过来,认认真真地翻看起来。敬人腾出手,无意间环顾四周,却迅速皱起眉。他起身关上窗户,拉好窗帘,把英智手边盛着凉掉的红茶的杯子拿走,换上一杯尚冒着热气的白水。"呐敬人……"英智早就从笔记上抬起头,扶着太阳穴无奈地开口。"敬人?……水神姬老师?"敬人好像被电打了一下一样跳回身,"不要剥夺别人生存的乐趣嘛。"英智无辜地眨眨眼看着他。

    "让我纵容你这些生存的乐趣就是在剥夺我生存的权利。"敬人严词拒绝,"还有,那个称呼是怎么回事?"英智眯着眼笑了,"没什么哟,水~神~姬~老~师♪"看着敬人瞪大的眼睛和风雨欲来的神情,英智赶忙见好就收,"至少给我留下红茶吧?"

    "不行。已经不早了,会影响睡眠。"敬人依然是干脆利落地否决,忽略英智刻意摆出来的可怜巴巴的表情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作势要抽走他手里的笔记本。"看来你是没什么要问的了?""当然不。"英智迅速抽手笑起来,"你看,像这里……"

    敬人在英智病房里留了两三个小时。期间他曾无数次皱着眉头要离开,却立刻被英智提出的不得不回答的问题留住,接着就是一阵追问的狂风骤雨。终于他叹口气,把笔记本横在还要追问的英智眼前:"可以了!……真是的,总是拿你没办法。"英智很快就意会了他在说什么,眨着眼笑了。"敬人,"他语气平静地开口,"你看,梦之咲现在正处在上升发展的重要阶段,而我作为这场革命的领头人,只能坐在这里,没有办法知道外界的情况,因此根本无法起到领导人应有的作用,还要每天接受你的说教洗礼……""我知道了。我明天会再过来一趟的。但是今天绝对不可以继续了。"敬人一脸无奈地许诺,把尚有不甘之色的英智按回被窝。他的这个青梅竹马啰嗦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好吧,那么今天到此为止。晚安,敬人,祝你有一个好梦。"英智不得已躺在枕头上向敬人挥手。敬人用警告的目光将英智按在床上,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晚安,英智。如果让我知道你没有好好休息,我可是要取消明天的来访的。"英智点点头,敬人关上灯推门离开了。病房里陷入一片寂静,只有英智平缓的呼吸声静静地回响。

    不知过了多久。英智无声地从床上坐起来,走到床边站定。手边的小桌上是还没来得及被处理掉的红茶,英智给自己倒了一杯,冰冷的红茶苦涩的口感在舌尖绽开。又过了一会,他放下倒空的茶壶,走回到床边躺回去了。

    窗外的夜色静静浮动着,仿佛在等待什么东西打破它一样。

    但是终究也是什么都没有到来。

——————————————

    到这里为止。换一篇接着摸(你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一只沉迷FGO的渊 | Powered by LOFTER